说谎的人会露出马脚。大部分人都会努力对谎言加以掩饰,但同时控制话语、声音、表情和肢体语言可不是简单的事情。声音和表情都是重要的线索。

方法

  • 1
    说谎的声音特点
    说话犹豫:使用“啊”,“嗯”,“呃”等词。
    话语错误:比如重复某个词或句子,同样的意思换句话再说一遍,话说一半,口误等等。
    声调:改变声调,比如声音突然拔高或者降低。
    语速:某一段时间内语速很快。
    说话间隔时间:问答中间有一段时间的沉默。
    停顿频率:说话的时候老是突然沉默。
    停顿持续时间:指谈话过程中沉默时间的长短。
  • 2
    摆弄自己:搔头、抓手腕等等。
    附加信号:大幅度的手部和手臂动作,为了对所说的话进行修正或补充。
    手部动作:在手臂保持不动的情况下,手部的小动作。
    腿部动作:移动腿脚。
    头部动作:点头和摇头。
    躯干动作:躯干有所移动(通常伴随头部动作)。
    改变坐姿:为了改变坐姿而做出的动作(通常伴随躯干和腿部移动)
    另外,弗瑞教授还给出了一些非常具体的言语线索,用来辨别一个人是否在撒谎。
    消极话语:话语中透露出对某一人、物或者观点的反感,包括否定、轻蔑以及表达消极情绪的话语。
    貌似可信的回答:指那些有道理、听上去既可靠又合理的回答。
    无关信息:回答牛头不对马嘴。
    过于绝对的回答:比如使用“总是”、“从不”、“没有任何人”、“每个人”之类的措辞。
    频繁自指:使用“我”、“我的”之类的措辞。
    直接回答:紧扣主题、坦率直接的话语,比如“我喜欢约翰”就比“我喜欢约翰的公司”来的直接。
    反应时间:指反应时间长短或者话语的多少。
  • 3
    自主神经系统发出的压力信号无法躲过人的眼睛,比如嘴唇干燥、手心出汗、较浅的、不匀称的呼吸节奏、鼻子和喉咙发痒、脸红或脸色发白等等。无论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,在压力条件下都会发出这些信号。我们很容易把压力和撒谎混淆起来。大部分去参加面试的人一开始都会感到坐立不安。精神病患者之所以擅长撒谎是因为他们不会因此感到羞愧,这样他们在撒谎的时候就会心安理得。
    由于人较少注意自己的下半身动作,因此越是远离说谎人脸部的部位,越能揭示事情的真相。脚拍打地面的节奏突然发生变化、双脚对着出口(暗示“我想离开这儿”)、双臂紧抱的同时双脚交叉,这些都暗示了他人在撒谎。
    不过一些活泼的外向型人,比如小孩子,比较容易坐立不安。腿部动作不光是谎言的可靠线索,还是一个人感到无聊的标志。频繁交叉双腿也有可能只是因为椅子不舒服。谈话过程中,关注话语和非言语行为变化之间的同步性是至关重要的。
    姿势比手势更能说明问题,人在撒谎的时候姿势会显得较不自然或者说刻意为之。因为人似乎较少关注自己的整体姿态,所以他们可能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各种愿望(比如离开)或者泄露自己在撒谎的事实。不过,人们所坐位子的舒适度和形状也起了一定作用。
  • 4
    记得关注说话人的言语、声音或者移动身体这样的动作行为有没有发生突然的变化。行为上的明显变化是最意味深长的标志。
    不光要留意话语和说话方式之间是否有不和谐的地方,还要留意谈到特定话题的时候,对方是否表现得更加焦虑。如果对方的眼神、声音和说出来的话在情感上不同步,那么对方就很有可能在撒谎。假笑或大笑加上精心准备的台词是强烈的信号,说明“有意思的事情即将发生”。
    对撒谎的原因提出假设:他们在掩盖什么,敏感问题在那儿?并非事事都是谎言。为什么他们只针对一些事情撒谎?
    通过提出某个特定话题(与谎言相关的话题)的方式来验证你的猜想,看看那些非言语标志是否再度出现。如果你重新谈到某些话题的时候,对方总是表现得不自在,那他很可能是在撒谎。
    归根结底,其实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专家也常常难以识别谎言。在很多录像带里,一些有名的间谍公然撒谎,杀人犯伪装成受害者寻求帮助;政客在特写镜头前厚颜无耻地撒谎。这些人成功地愚弄了广大民众。甚至连测谎仪也比较容易上当。
    那些使用测谎仪的实验显示:错误判断发生的时候,无辜的人更有可能被判断为有罪,而不是相反的情况。因此,在面对面谈话的时候要提防那些自称是谎言侦破好手的人。这有可能是真的,也有可能是他们自欺欺人的谎言。
    不过那些专家会尽量保持谦卑之心,特别是在辨别“怀疑真相”和简单的“相信谎言”这种艰难工作当中。找不到明显的谎言痕迹并不代表那就是真相。正如我之前提到的,人与人之间始终存在的特殊差异是一个问题。